​安捷畢業學員 - 心得分享

護士學飛變教官 順利轉戰民航機師成女飛鷹

文/茉莉 (國籍航空)

一切故事的開端,都從內湖的教室開始。桌面上,疊得如同小山一樣高的書籍,我知道自己選擇了一條極為艱辛的道路!整整一個月,在教室裡朝九晚九的日子,終於拿到前往後山飛行的門票!

天上一小時 地下整天功

登上實機,除了要熟悉FLOW、CHECKLIST、BRIEFING、MANEUVER……等等,還要同時聽塔台指示、聽教官訓話,每趟飛行雖然都只有1.5到2個小時左右,但飛行前的準備,加上飛行後的檢討,往往都需要花上一整天的精力。

但從一開始的TAXI蛇行,到最後可以自己越野單飛,一點一滴慢慢進步,真的是PPL階段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另外,在教室大廳內,讀書風氣盛行,同學總會聚在一起讀書,互相討論學科、分享飛行遇到的大小事,彼此互相扶持,讓大家更能適應飛行生活。

但天氣總不會天天都出大太陽,所以接著要學習如果能見度比較差或是雲擋住的時候該怎麼飛,由於儀飛階段不能看外面,要利用各種助航設施幫忙找到機場位置,所以儀器飛行的過程都在看駕駛艙裡面的儀表,其實有點像在打電動,另外還要對所有的程序有透徹了解,永遠想在飛機前面,才不會讓自己總是處在手忙腳亂的階段。

配合安捷免費使用的模擬機練習,幫助我快速學會holding和approach較難的部分,而第一次飛松山機場更讓我感動不已,因為學飛前常常去飛機巷看飛機,沒想到自己可以親自落在10跑道上,那種感動無以言喻。

緊接著,進入雙引擎飛機的階段。這個階段要開始以自己是個載客飛行員的角度去思考,怎麼樣可以增加乘客的舒適度,並培養自己的SA、Decision making,並從SRM轉換成CRM……等,教官會給你各式各樣的情境,希望你能夠做通盤性的思考,而學校也培養我們一個良好的習慣,就是在做程序時,不要急促但要做正確!對我來說,CPL最難忘的部分是為了踩SINGLE ENGINE的rudder,往往下課後走路雙腳都會發抖,如果你看到一群人在教室練習深蹲,那他們很可能正在經歷CPL課程的訓練。

成為教官 累積專業知識

畢業後,安捷常常會提醒學員哪邊有招募訊息,讓大家不會錯過報名時間,也會有與大型民航機相關的概念課程,讓學員對民航機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同學之間也常常舉辦讀書會。

很幸運,自己有機會進入母校教導PPL的地面學科,面對從未接觸過航空理論的學員,如何把艱澀的學理融入生活,化成容易理解的表達方式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挑戰,同時也是提升自我專業知識的好機會,學員千奇百怪的問題,讓我在飛行的學海裡不斷尋找答案。

謝謝這段時間來安捷給我的教導,讓我的內心漸漸變得強大,這裡也像娘家一樣,總是在背後支持、協助每位學員,很慶幸自己選擇了安捷飛航訓練中心,我相信只要擁有積極進取的心,努力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機會永遠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精實磨練有成

虎航機師綻放光采

兩年多前,一群來自虎航的培訓學員,被送來安捷飛航訓練中心,展開嚴格紮實的訓練,他們克服一個又一個難關,如今終於成為虎航的線上機師,在天空發光發熱!透過他們的第一手文字,讀者將看見,養成機師的磨練過程,不光只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更重要的是學會責任的承擔......

 

文/胡茂羣、許平諭、許元翰(虎航機師、安捷畢業學員)

 

獲知自己被臺灣虎航選為培訓機師的那一刻,美夢成真的喜悅實在是無法言喻!但緊接著在安捷飛航訓練中心與公司的紮實課程,馬上使我們忘卻沾沾自喜,而是必須將所有精神與注意力,都放在學習全新的技能上。直到成為副駕駛,回顧整個訓練過程,才真正覺得我們的成功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

 

以航空公司為訓練導向

我們從訓練中心各個運作環節,都能體會學校及公司志在養成專業的機師。飛航訓練綱要就是為臺灣航空公司量身訂做,從私用執照、儀器飛航再到商用執照,皆有連貫,安捷甚至有銜接雙引擎小飛機與大型噴射機的進階課程。

 

提早適應職場 協助無縫接軌

 

安捷的教練機都配有「玻璃駕駛艙」(glass cockpit)及「發動機控制單元」(engine control unit),是十分電子化的航空器,更是當代噴射客機的縮影。這樣的設備讓我們得以進行區域航行(RNAV)及自動駕駛等訓練,能幫助我們提早適應客機的駕駛模式。

 

我們從飛行術科的第一課開始,就已經在學習民航運輸的運作模式:準備飛航資料(氣象報告、飛航公告、載重平衡、飛航計畫等)、在電腦系統上簽到、與飛行教官任務提示、與簽派員協調課表等。起得比別人早、準備得比別人多,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

 

優勢的外語及團隊合作學習環境

 

由於安捷的飛行教官來自世界各地,我們不僅趁機加強了外語能力,也認識到不同國家的文化、習慣,學會在駕駛艙中與組員溝通的技巧,提前體會航空業裡重要的「組員資源管理」(CRM)概念。

 

課程規劃滿足航空公司需求

 

此外,安捷的訓練課程有完善的規劃。在私人執照課程上,學校專注在技術層面,包含各種飛行科目以及落地都是依照FAA 141的標準在執行。儀器飛行執照方面,學校注重在各種儀器飛行程序的教學,讓拿到執照的同學能百分之百滿足航空公司在線上飛行時的標準。最後在商用執照上,學校注重CRM跟Situation Awareness的訓練,讓同學在飛行上有效率地處理以及整合所有飛行資訊,並做出正確的反應與操作。

 

訓練嚴格 督促學員自我精進

 

訓練考核最令人難忘,因為不管是紙筆考試、口試或術科考試,安捷都是以高標準來要求學員。縱使我們把手冊規章背得滾瓜爛熟、與同學交換考情,教官總是有新的問題可以考倒我們,似乎是不斷提醒著我們:飛航總是有新知識,必須不斷要求自己進步!術科考試則採用民航局(或美國FAA)的考試標準,看似公道,但以同學們的經驗來看,唯有全力以赴、飛得焦頭爛額才能通過考試,絕對不是輕鬆的事。

 

航校畢業 轉戰空巴原廠訓練

 

結束約14個月的臺東基礎飛行訓練後,緊接著就是公司的航務與A320訓練。一開始的地面課程雖然緊湊,但公司的教官們毫不藏私,把所有飛行上的知識及經驗分享給我們,讓我們瞭解整個民航運輸的運作以及A320飛機的系統特性。

 

通過公司的地面課程筆試後,就是A320模擬機訓練。公司很用心地把我們送到北京空中巴士原廠受訓。在原廠的洗禮中,讓我們瞭解到空巴飛機的設計邏輯以及標準程序。一開始從螺旋槳小飛機轉換到fly-by-wire的大型客機,會需要一段適應期,不過在熟悉空巴的操作特性後,深深發覺A320是一架十分好飛的飛機。此外,原廠也非常注重所有的abnormal procedure都必須遵照airbus golden rule: fly, navigate, communicate。在此觀念建立下,我們在所有不正常科目的學習與操作都非常順利。

 

安全第一 航路訓練任重道遠

 

回臺灣後就是飛行訓練的重頭戲-type rating check和航路訓練IOE。在此之前,公司安排我們接受幾堂的模擬機訓練,目的是將原廠和公司程序的差異上做一個轉換訓練。此訓練課程更讓我們瞭解公司對於飛行安全標準是相當高的,任何有一點安全顧慮上的操作都是不被允許的,一切都在safety first的天條下進行操作。

 

順利地拿到A320的type rating後,就是精彩的60腿航路訓練,此60腿是所有飛行訓練中最嚴格以及最精實的訓練。每一趟飛行,教官們一定會對每一個操作細節做評分,並不容許任何一個地方偏離SOP。畢竟即使在IOE訓練中後艙還是搭載一百多名乘客和後艙組員,他們的安全都交在教官與我們的手上。此時的維持一個好的心理素質更是IOE訓練上的一個重點。

 

每當一趟訓練結束,教官們也非常用心的對我們的飛行進行講評,訓練評分單上的每個字、分數都是教官們從他們20多年的飛行經驗中所評寫出來的。每當拿到評分單時,我們注重的不是分數而是評語上的每個字,反覆檢討此次飛行的缺點該如何改進,如何在下一次飛行不再犯錯,並讓每趟的乘客都能在飛行過程感到舒適與安心。

 

現在,看著肩章上的那三條金色槓子,更會覺得努力是值得的,並提醒自己有更多的責任在自己的肩膀上。

華信航空副機師 - 連志揚

實現夢想 先勇敢踏出第一步

文/連志揚(Calvin L.,華信航空副駕駛)

別人都做得到,我沒理由不行!」是學飛階段常常鼓勵自己的內心話。

2016年從乘客的身分晉升為臺灣的民航機師,坐擁世界第一美景辦公室,現在回想踏上學飛的路程,我只想對一年前的自己說:謝謝你勇敢的踏出這一步。

2015年4月,加入臺灣第一家飛航訓練中心(後以安捷代之)就讀,擺脫只能在電腦、手機上玩玩的模擬飛行,我真的要去開真飛機了!開課第一天坐在教室書桌前,每位同學前擺滿一本本飛行教科書,當時的地面主任教官對全班同學說:「在每一階段飛行術科前,請各位把眼前的每本書都念過並且經過筆試和口試!」為了全員完訓,下課後大家留在教室裡互相討論,不懂的問題馬上跑到辦公室抓教官來問,「學飛不怕你問蠢問題,只怕你不問問題,並且帶著問題上去飛」!以上這是我從PPL、IR到最後的CPL課程每天的地面課程日常。不喜歡讀書想當飛行員沒關係;不讀書還想當飛行員的人可能要三思囉!

初上飛行線,天天在上演許多場的「人生初體驗」。對於飛行經驗值零的我,第一次推油門起飛、第一次用無線電和航管溝通、第一次落地等。2015年12月7日,第一次自己操控飛機飛抵臺北松山機場,過去24年只能當乘客常往返臺東與臺北之間,對於當下突破一道人生關卡的雀躍感,相信在往後每一位學員內心中都會有不同的感受。

「別人都做得到,我沒理由不行!」這句話依然在每半年的模擬機複訓時,在我心裡不段重複著。學飛這條路雖然常被說是孤獨的,畢竟這行在臺灣還是屬於少數,但當一群孤獨的人為著相同目標努力前進時,這力量就會像1+1大於2般強大。學飛過程總是被質疑在臺灣學飛能考上航空公司嗎?

我總是回答一句:「至少我已經在家鄉上空飛過啦」。最後想對心意未決、躊躇不前的航迷朋友說:「沒踏出第一步,永遠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嚴校出高徒 飛行夢苦盡甘來

文/白青雲(飛特立航空副駕駛)

從臺北開啟了PPL為期一個月的地面學科訓練,望著面前推積如山的原文書,進入了我沒日沒夜苦讀的死亡螺旋模式,雖然辛苦,但我知道將來一切都值得,最終在努力不懈的衝刺下完成第一階段的學科訓練。

美妙初體驗

接下來的訓練就有趣多了,地點就在臺灣好山好水的後花園-臺東豐年機場。那裡的陽光總是向人們展開,對於一階段的目視飛行訓練是再好不過的地方,經過了Orientation(新生訓練)、模擬機訓練和系統考試後,終於安排了第一次的實體機飛行訓練。第一批飛行是一個美好的天氣,天空是藍色的,點綴著些許的白色,就像畫布那般的不真實,我知道我即將親自去感受天地的那份包容。

完成所有的飛行前提示及飛機內外檢查後,用著生澀的無線電術語申請啟動發動機,聽著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心也隨著轉動起來,所有程序或快或慢的完成後,看著無邊際感的跑道,推著油門到最大,兩邊的景物不僅快速的向後移動也慢慢的向下消失,我終於知道原來人類是多麼的渺小,心胸霎時開闊起來,飛行真是一件美妙的事,只是心中的感觸還未完全延伸就被急促而嚴厲的聲音喚回了現實,實體機的魔鬼訓練正式宣布開始。

魔鬼訓練 打造優秀飛行員

在臺東先後完成了IR Rating(儀器資格),CPL Training(商用駕駛執照訓練),其中的點點滴滴歷歷在目,有艱辛、有歡樂、有挫折、有沮喪,當最後一批飛行考試落地後,考官跟我握手的那一瞬間,心中百感交集,在經歷三個階段學、術科的考驗後,我終於完成進入航空公司的基本條件,也準備要開始展翅高飛。

不得不說,在安捷飛行學校的訓練過程真的是很艱辛,每一階段的飛行術科前都必須完成地面學科的筆試與口試,而各階段飛行中又細分三個小階段和一次總考,全程皆紮紮實實的使用英文口試,再依各階段程度及能力來測試,完全沒有所謂的「題庫」,像我這種英文不佳的人,準備起來真的不容易,往往要花比別人多好幾倍的時間。

好不容易完成口試,接下來的飛行測驗也是戰戰兢兢,每一項檢查、通話程序、實機操作、環境判斷、課目執行及緊急操作等,無一不是紮實又嚴格,讓我在飛行這條路的基礎上扎根,所以謹慎小心、按部就班,不慌不亂是第一原則,也是學校教官不斷教育我們的課綱,曾有教官說:「要做一位老飛行員而不是一位帥飛行員。」我想正是這個道理。

訓練品質 絲毫不亞於國外名校

聽過許多在國外飛行學校受訓的親朋好友後發現,安捷飛行訓練的教育方式和那些耳熟能詳的大學校也是不遑多讓,完整的地面學科和飛行教官團,先進的模擬機訓練室,應有盡有的資源,舒適的讀書環境,讓我在訓練之餘也能夠放鬆心情去準備,而為人所詬病的英文環境也在多數外籍飛行教官教學下彌補了不足的地方,而我選擇安捷作為我訓練學校最重要的環節,便是我仍可以兼顧飛行訓練與家庭,這完全是無法取代的。

完成栽培 更提供學員就業輔導

畢業離開學校前,公司就已經非常積極的為我們安排各家航空公司的報名,希望我們可以馬上學以致用,從華信到華航,學校也提供任何可以協助的資源,雖然後來我也遇到了大多數從國外學成歸來的CPL所遭遇的問題,也曾沮喪過,但我沒有放棄,學校更沒有放棄,努力幫我們所有的畢業生找可以飛行的機會,於是在學校的幫助下,我去過群鷹翔航空,最後來到飛特立航空,如果不是學校的幫忙,也許我走不到這一步,在經濟的壓力下早就選擇了放棄,所以心中充滿對學校的感恩。

謝謝所有在這期間為我們這群努力為自己奮鬥的莘莘學子所做的一切,也謝謝學校沒有放棄過我們,我相信不論為了自己還是學校,對於心中的夢想或是使命與責任,我都會將這條路順利的走下去,證明加入安捷飛行訓練學校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聯絡我們

台北總部

台湾台北市內湖區堤頂大道二段301號9樓-1

(02)-8797-1686

Service@apexflightacademy.com

台東基地

台東縣台東市民航路1000號

(089)-362-888

© 2019 by Apex Flight Academy.

免費諮詢